<address id="xhhj5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xhhj5"><nobr id="xhhj5"></nobr></address>
<span id="xhhj5"><span id="xhhj5"><th id="xhhj5"></th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xhhj5"><form id="xhhj5"></form>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<em id="xhhj5"></em>

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只愁飛詔下青冥。不應霜塞晚,橫槊看詩成。

      宋代 / 周紫芝
      古詩原文
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出自 宋代 周紫芝 《臨江仙·送光州曾使君》

       

      記得武陵相見日,六年往事堪驚?;仡^雙鬢已星星。誰知江上酒,還與故人傾。

      鐵馬紅旗寒日暮,使君猶寄邊城。只愁飛詔下青冥。不應霜塞晚,橫槊看詩成。

      詩文賞析
  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  開篇“記得武陵相見日,六年往事堪驚?!薄坝浀谩倍謱⒃~帶入對往事的回憶之中。武陵,今湖南常德市?!跋嘁娙铡比?,雖極平常,但卻包含著那次相聚中種種快樂的情事,極為明白而又十分含蓄。從那以后,他們闊別六年之久,兩人都嘗盡了天涯作客的況味。這一切,作者只用“往事堪驚”四字一筆抹過,簡括地表現出辛酸沉痛,不堪回首的情緒?!盎仡^雙鬢已星星”,現見面,兩人鬢發已經花白了。這句上片是關合前后的過渡句。正因為詞人對他們的武陵相會有著美好的記憶,而對分別以來的生活感到很哀傷,所以,他非常希望剛剛重新見面的朋友能長期一起,以慰寂寞無聊之思,以盡友朋相得之歡?!罢l知江上酒,還與故人傾”。哪知道又要這樣匆匆作別呢?“誰知”、“還與”的搭配,表達了作者對這次分別事出意料,與愿望乖違,但又不得不送友人登程的傷離情緒。雖說詞只寫江上杯酒相傾的一個細節,實際上,他們盡情傾訴六年闊別的衷腸,以及眼前依依惜別的情懷,都涵括里面了。

      下片是對曾使君到達光州邊地后生活和心境的想象。過片二句,上句有情有景,境界雄闊悲壯。寒日的傍晚,一派蕭瑟的邊塞上,鐵馬奔馳,紅旗飄揚,士氣高昂,真是令人激奮的場面。使君不僅身其中,而且還是長官和塞主。一般詩人的筆下,久守邊城,則不免要流露出思歸的凄愴之情。而這首詞則一反常調,別出新意。作者想象曾使君為豪壯的軍隊生活所激發,根本不想離開邊地,反而擔心皇帝下詔書,命令他回京,“只愁飛詔下青冥”,使他不能繼續呆那里。他何以要留戀邊地呢?詞的最后兩句作了剖露:“不應霜塞晚,橫槊看詩成?!薄安粦?,不顧?!八怼?,呼應上文“寒日暮”。張相《詩詞曲語辭匯釋》串解這幾句云:“言只恐詔宣入朝,不顧使君邊塞,正有橫槊之詩興也?!睓M槊賦詩,語出元稹《唐故工部員外郎杜君墓系銘并序》,云“曹氏父子鞍馬間為文,往往橫槊賦詩”。后來引用它贊揚人的文才武略。

      詞從友人的角度想象,說他熱愛雄壯的邊塞生活,并有寫詩贊美的豪興。作為一首送別詞,它的真正用意是勉勵友人在邊塞上施展文武才干,為國立功。

      此詞寫惜別之情,卻一反常態,花費較多筆墨回憶六年闊別中兩人天各一方、辛苦勞頓的種種情狀,為抒寫別情作了蓄勢充足的鋪墊。這種寫法,具有較強烈的藝術感染力,顯示了作者的高超才情。

      作者介紹

      周紫芝 : 周紫芝(1082-1155),南宋文學家。字少隱,號竹坡居士,宣城(今安徽宣州市)人。紹興進士。高宗紹興十五年,為禮、兵部架閣文字。高宗紹興十七年(1147)為右迪功郎敕令所刪定官。歷任

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只愁飛詔下青冥。不應霜塞晚,橫槊看詩成。-原文賞析-周紫芝

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1 www.5k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老色鬼久久亚洲AV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