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xhhj5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xhhj5"><nobr id="xhhj5"></nobr></address>
<span id="xhhj5"><span id="xhhj5"><th id="xhhj5"></th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xhhj5"><form id="xhhj5"></form>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<em id="xhhj5"></em>

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六首相思詩詞:愿在塵世間,滿目皆溫暖

      作者:佚名 古詩詞鑒賞大全 來源:網絡

      關于思念,三毛曾說:每想你一次,天上飄落一粒沙,從此形成了撒哈拉。

      冬日寒涼,思念的感覺尤為強烈,像滿天星,細細碎碎,攢起來能照亮整個天空。

      關于想你這件事,躲得過對酒當歌的夜,躲不過四下無人的街。

      走進風里,過往的回憶在空氣中紛飛,不敢凝望你的眼,問輕風,親愛的朋友,你可能讀懂我的思念?

      徐志摩曾說:

      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尋訪我唯一之靈魂伴侶。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

      也許,我不過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選擇,而你,卻是我這輩子唯一的答案。

      炊煙起了,我在門口等你;夕陽下了,我在山邊等你;葉子黃了,我在樹下等你。

      其實,世界太大,那些當初說著永遠不分離的人,一次分開,就可能后會無期,天涯兩忘。

      正如李白在《三五七言》中寫到:

      秋風清,秋月明,

      落葉聚還散,寒鴉棲復驚。

      相思相見知何日?

      此時此夜難為情!

      斑駁的落葉飄散,最終在大地相聚。寒鴉本已棲息,忽又被清風明月驚起。

      世間萬物都是鮮活的,四季輪回,落葉歸根,唯獨你,遲遲不出現。

      不知我們,會以什么樣的方式相遇,在街頭、在小巷、在雨中、在雪天?

      有人說,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蒼老,可我始終相信,我還在,你也一定會來。只愿歲月靜好,你不來,我不老!

      正如溫庭筠在《望江南》中所寫:

      梳洗罷,獨倚望江樓。

      過盡千帆皆不是,

      斜暉脈脈水悠悠。腸斷白蘋洲。

      晨起梳妝,當窗理云鬢,對鏡貼黃花,收拾妥當后,照例獨倚樓臺,等郎歸。

      人都說,女為悅己者容,你不在,誰來欣賞我的美好?

      落日余暉下,河水緩緩流淌,思愁縈繞,才下眉頭又上心頭,我在等你,你記得歸來。

      鄭愁予說:

      這次我離開你,是風,是雨,是夜晚;你笑了笑,我擺一擺手,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。

      生活不如意事十有八九,離別總是必經的路途。

      都說離別苦,還邁離別步,此生唯離別,叫人長躊躇。

      所有的相遇總是猝不及防,而所有的離別都是蓄謀已久。

      正如黃景仁曾在《綺懷》中寫道:

      幾回花下坐吹簫,銀漢紅墻入望遙。

      似此星辰非昨夜,為誰風露立中宵。

      纏綿思盡抽殘繭,宛轉心傷剝后蕉。

      三五年時三五月,可憐杯酒不曾消。

      獨立中庭,久久望月,一任夜晚的冷露打濕自已的衣裳,淋濕自已的心。

      一眼望去,等待的盡頭是看得到的虛無,思念幻明幻滅,未曾斷絕,是為絕望。

      世間最幸福的事情,莫過于當你走了很遠的路,回頭看時,依然有人在原點等你。

      你沒有如期歸來,而這正是離別的意義。

      正如納蘭容若曾在《虞美人》中寫道:

      曲闌深處重相見,勻淚偎人顫。

      凄涼別后兩應同,

      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。

      半生已分孤眠過,山枕檀痕涴。

      憶來何事最銷魂,

      第一折技花樣羅裙。

      初次見你,在曲折回廊處,再次見你,已是半生后。

      分別的那段日子,只覺孤苦,每日,枕上都是淚痕點點。

      最是凄涼清冷,在寂靜月明時分;最是害怕憶起,那時與你一起潑墨畫羅裙。

      如若,不曾相遇,我們便沒有了,這場飛花般的別離。

      白落梅說:

      世間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

      重逢,是眉間堆疊的笑意。

      相遇的目光,在紅塵里擱淺,從此,思念的筆暢,為你的到來寫下一段豐盈的相牽。

      曲終未必人散,有情自會重逢。

      人海茫茫,眾生蕓蕓,遇見你,像偶然中必然的緣。

      正如歐陽修在《玉樓春》中提到過:

      尊前擬把歸期說,未語春容先慘咽。

      人生自是有情癡,此恨不關風與月。

      離歌且莫翻新闋,一曲能教腸寸結。

      直須看盡洛城花,始共春風容易別。

      飲酒前,欲把歸期告訴你,免得你傷悲,端起酒杯,卻又無從說起。

      只因,我也不知道,哪天是歸期??!

      世間有情,至深至癡。浮生若夢,這凄凄別恨,不關涉樓頭的清風,也無關中天的明月。

      月光無語,夜風無語,只有我悠悠地對你說——我在想你。

      關于想你,奇僧蘇曼殊在《本事詩十首》中寫道:

      烏舍凌波肌似雪,親持紅葉索題詩。

      還卿一缽無情淚,恨不相逢未剃時。

      春雨樓頭尺八簫,何時歸看浙江潮?

      芒鞋破缽無人識,踏過櫻花第幾橋?

      一襲袈裟,一串念珠,一雙芒鞋,一只盂缽,一身瘦骨,一懷愁緒。

      情這種東西,是砒霜,也是蜜糖,有些人注定得到,有些人不能沾染。

      但,一旦沾上,就似額間的紅朱砂,再也無法抹去。

      總以為人生漫漫,卻不料世事多變;總以為來日方長,卻不料世事滄桑。

      行走在婆娑的世間,雖然艱辛,亦不缺乏細碎的溫暖。

      愿我們在前行的路上,多一點兒陽光,多一點兒花香,有枝可棲,有傘可撐;

      愿我們余生有人愛,有人等,能把每一個平淡的日子,都過得熱氣騰騰;

      惟愿活在這煙火繚繞的塵世間,滿目皆是溫暖!

      關鍵詞:古詩詞

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六首相思詩詞:愿在塵世間,滿目皆溫暖

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1 www.5k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老色鬼久久亚洲AV综合

      <address id="xhhj5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xhhj5"><nobr id="xhhj5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"xhhj5"><span id="xhhj5"><th id="xhhj5"></th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xhhj5"><form id="xhhj5"></form>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    <em id="xhhj5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