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xhhj5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xhhj5"><nobr id="xhhj5"></nobr></address>
<span id="xhhj5"><span id="xhhj5"><th id="xhhj5"></th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xhhj5"><form id="xhhj5"></form>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<em id="xhhj5"></em>

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富貴不能淫

      先秦 / 孟子
      古詩原文
      [挑錯/完善]

      景春曰:“公孫衍、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?一怒而諸侯懼,安居而天下熄。”

      孟子曰:“是焉得為大丈夫乎?子未學禮乎?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;女子之嫁也,母命之,往送之門,戒之曰:‘往之女家,必敬必戒,無違夫子!’以順為正者,妾婦之道也。居天下之廣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得志,與民由之;不得志,獨行其道。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。”

      譯文翻譯
      [請記住我們 國學夢 www.5kcom.com]

      景春說:“公孫衍和張儀難道不是真正的大丈夫嗎?(他們)一發怒諸侯們就會害怕;安靜下來,天下就沒有戰事。”

      孟子說:“這個怎么能夠叫大丈夫呢?你沒有學過禮嗎?男子舉行加冠禮的時候,父親訓導他;女子出嫁的時候,母親訓導她,送她到門口,告誡她說:‘到了你婆家,一定要恭敬,一定要謹慎,不要違背你的丈夫!以順從為原則,是婦女之道。(至于大丈夫,則應該)住在天下最大的住仁,站在天下最正確的位置——禮,走天下最正確的道路—一義。得志的時候,與百姓一同遵循正道而行;不得志的時候,獨自踐履自己的主張。富貴不能擾亂他的心,貧賤不能改變他的節,威武不能屈服他的志。這樣才叫作大丈夫。”

      注釋解釋

      景春:與孟子同時代的人,縱橫家。

      公孫衍:戰國時期魏國人,縱橫家。曾在秦國為相,又曾佩五國相印。

      張儀:戰國時期魏國人,縱橫家,秦惠王時為相,游說六國連橫以服從秦國。

      誠:真正,確實。

      大丈夫:指有大志、有作為、有氣節的男子。

      懼:害怕。

      安居:安靜。

      熄:同“息”,平息,指戰火熄滅,天下太平。

      是:這,這個。

      焉:怎么,哪里。

      子:你。

      未學:沒有學。

      之:“丈夫之冠也”及下文“女子之嫁也”中的“之”都是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,不譯。

      丈夫之冠:男子舉行加冠禮的時候。冠:古代男子到成年則舉行加冠禮,叫做冠。古人二十歲既為加冠。

      父命之:父親給予訓導;父親開導他。命:教導、訓誨。

      母命之:母親給予訓導。

      嫁:出嫁。

      往:去,到。

      戒:告誡。

      女(rǔ):同“汝”,你。

      必敬必戒;必:一定。敬:恭敬。戒:留神,當心,謹慎。

      違:違背。

      亂:擾亂。

      夫子:舊時稱自己的丈夫。

      以:把。

      順:順從。

      為:作為。

      正:正理,及基本原則。

      道:方法。

      居天下之廣居:第一個“居”:居住。第二個“居”居所,住宅。

      廣居、正位、大道:朱熹注釋為:廣居,仁也;正位,禮也;大道,義也。

      立:站,站立。

      正:正大。

      大道:光明的大道。

      得:實現。

      志:志向。

      由:遵循。

      獨行其道:獨自走自己的道路。獨:獨自。行:這里是固守;堅持的意思。道:原則,行為準則。

      淫:惑亂,迷惑。使動用法。

      移:改變,動搖。使動用法。

      屈:屈服。使動用法。

      一、一詞多義

      1.誠

      公孫衍、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?(真正,確實)

      帝感其誠,命夸娥氏二子負二山 (誠心)——《列子·湯問》中的《愚公移山》

      今誠以吾眾詐自稱公子扶蘇﹑項燕(果真,表假設)——漢·司馬遷《陳涉世家》

      2.焉

      是焉得為大丈夫乎?(怎么,哪里)

      寒暑易節,始一反焉(語氣詞)——《列子·湯問》中的《愚公移山》

      3.冠

      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(名詞動用,行冠禮)

      中峨冠而多髯者為東坡(戴帽子,名詞作動詞用)——明·魏學洢《核舟記》

      既加冠,益慕圣賢之道。(古代男子到成年則舉行加冠禮,叫做冠。)——明·宋濂《送東陽馬生序》

      4.命

      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(訓導)

      命夸娥氏二子負二山。(指派;發號)——《列子·湯問》中的《愚公移山》

      奉命于危難之間。(命令,政令)——諸葛亮《出師表》

      5.戒

      戒之曰:'往之女家,必敬必戒(第一個為“告誡”,第二個為“謹慎”)

      6.居

      居天下之廣居(第一個為“居住”,第二個為“住所”)

      佛印居右,魯直居左。(處在,處于)——明·魏學洢《核舟記》

      居五日,桓侯體痛(用在表示時間的詞語前面,表示經過的時間;停留,經歷。在文中譯為“過了”。)——《韓非子·喻老》中的《扁鵲見蔡桓公》

      7.屈

      威武不能屈(使動用法,屈服)

      手指不可屈伸(彎曲)——明·宋濂《送東陽馬生序》

      8.之

      “丈夫之冠也”及“女子之嫁也”(中的“之”都是主謂之間取消句子獨立性,不譯。)

      母命之(代詞,代出嫁的女子)

      往送之門(動詞,去,到)

      居天下之廣居(助詞,的。)

      何陋之有?(結構助詞,賓語前置的標志) ——唐·劉禹錫《陋室銘》

      久之,目似瞑,意暇甚。(助詞,起調節音節作用,不譯。) ——清·蒲松齡《狼》

      9. 得

      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得:能,能夠。

      得志得:實現。

      二、通假字
      1. 往之女家,必敬必戒

      女(rǔ):通“汝”,你

      三、詞類活用

      ①動詞用作名詞居天下之廣居

      原意為居住。文中意思為居所、住宅。

      ②動詞的使動用法

      丈夫之冠也,父命之;

      原意為古代男子到成年則舉行加冠禮,叫做冠。古人二十歲既為加冠。文中作動詞,意思為行冠禮,

      A.富貴不能淫

      本意:惑亂,迷惑。文中意思:使……迷惑。

      B.貧賤不能移

      本意:改變、動搖,文中意思:使……改變(動搖)。

      ③威武不能屈

      本意:屈服。文中意思:使……屈服。

       

      詩文賞析
      [搜索 國學夢 即可回訪本站]

      《富貴不能淫》的內容是孟子批駁景春關于大丈夫的錯誤言論。我們首先來看文章批駁的“靶子”,即景春的觀點。

      景春認為公孫衍、張儀之流是大丈夫,為此,他用反問句向孟子詢問說:“公孫衍、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?”公孫衍和張儀難道不是真正的大丈夫嗎?言外之意就是說,公孫衍和張儀是真正的對丈夫。景春提出這個觀點的依據是,公孫衍、張儀能夠左右諸侯,“一怒而諸侯懼,安居而天下熄”,他們發起怒來,諸侯們都會害怕,安靜下來,天下就會平安無事,他們威風八面,權傾天下,能夠左右時局。

      針對景春的“論點”和“論據”,孟子先破后立,先批駁景春的錯誤觀點,再闡述什么是真正的大丈夫。

      首先,孟子針鋒相對地用了一個反問句:“是焉得為大丈夫乎?”這個怎么能夠叫大丈夫呢?對景春的觀點給予直接的否定。

      其次,孟子進行了分析,回答了“公孫衍、張儀之流”為什么不能稱為大丈夫。

      孟子的說法含蓄而幽默,只是通過言“禮”來說明女子嫁時母親的囑咐,由此得出“以順為正者,妾婦之道也。”這里值得 我們注意的是,古人認為,妻道如臣道。臣對于君,當然也應該順從,但順從的原則是以正義為標準,如果君行不義,臣就應該 勸諫。妻子對丈夫也是這樣,妻子固然應當順從丈夫,但是,夫 君有過,妻也就當勸說補正。應該是“和而不同”。只有太監小老婆婢女之流,才是不問是非,以一味順從為原則,實際上,也就是沒有了任何原則。“妾婦之道”還不能一般性地理解為婦人之道,而實實在在就是“小老婆之道”。

      孟子的挖苦是深刻而尖銳的,對公孫衍、張儀之流可以說是 深惡痛絕了。遺憾的是,雖然孟子對這種“以順為正”的妾婦之道已如此 痛恨,但兩千多年來,這樣的“妾婦”卻一直生生不已,層出不窮。時至今日,一夫一妻已受法律保護,“妾婦”難存,但“妾婦說”卻未必不存,甚或還在大行其道哩。

      孟子的辦法是針鋒相對地提出真正的大丈夫之道。這就是他 那流傳千古的名言: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” 怎樣做到? 那就得“居天下之廣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。”就 還是回到儒學所一貫倡導的仁義禮智上去了。這樣做了以后,再 抱以“得志與民由之,不得志獨行其道”的立身處世態度,也就 是孔子所謂“用之則行,舍之則藏,”(《論語述而》)或孟子在 另外的地方所說的“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濟天下。”(《盡心上》那就能夠成為真正的堂堂正正的大丈夫了。

      孟子關于“大丈夫”的這段名言,句句閃耀著思想和人格力量的光輝,在歷史上曾鼓勵了不少志士仁人,成為他們不畏強暴, 堅持正義的座右銘。

      作者介紹
      [挑錯/完善]
      孟子的古詩
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孟子的名句
      你可能喜歡
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富貴不能淫古詩原文翻譯賞析-孟子

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1 www.5k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老色鬼久久亚洲AV综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