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xhhj5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xhhj5"><nobr id="xhhj5"></nobr></address>
<span id="xhhj5"><span id="xhhj5"><th id="xhhj5"></th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xhhj5"><form id="xhhj5"></form>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<em id="xhhj5"></em>

      傳播國學經典

      養育華夏兒女

      儒林外史·第十五回 葬神仙馬秀才送喪 思父母匡童生盡孝

      作者:吳敬梓 全集:儒林外史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    葬神仙馬秀才送喪 思父母匡童生盡孝

      話說馬二先生在丁仙祠,正要跪下求簽。后面一人叫一聲“馬二先生”。馬二先生回頭一看,那人像個神仙,慌忙上前施禮道:“學生不知先生到此,有失迎接。但與先生素昧平生,何以便知學生姓馬?”那人道:“‘天下何人不識君?’先生既遇著老夫,不必求簽了。且同到敝寓談談?!瘪R二先生道:“尊寓在那里?”那人指道:“就在此處,不遠?!碑斚聰y了馬二先生的手,走出丁仙祠。卻是一條平坦大路,一塊石頭也沒有。未及一刻功夫,已到了伍相國廟門口。馬二先生心里疑惑:“原來有這近路,我方才走錯了?!庇忠苫螅骸翱质巧裣煽s地騰云之法,也不可知。來到廟門口,那人道:“這便是敝寓,請進去坐!”齋

      那知這伍相國殿后,有極大的地方,又有花園。園里有五間大樓,四面窗子望江望湖。那人就住在這樓上,邀馬二先生上樓,施禮坐下。那人四個長隨,齊齊整整,都穿著綢緞衣服,每人腳下一雙新靴,上來小心獻茶。那人吩咐備飯,一齊應諾下去了。馬二先生舉眼一看,樓中間掛著一張匹紙,上寫冰盤大的二十八個大字,一首絕句詩道:“南渡年來此地游,而今不比舊風流。湖光山色渾無賴,揮手清吟過十洲?!敝?/p>

      后面一行寫“天臺洪憨仙題”。馬二先生看過《綱鑒》,知道“南渡”是宋高宗的事。屈指一算,已是三百多年,而今還在,一定是個神仙無疑。因問道:“這佳作是老先生的?”那仙人道:“‘憨仙’便是賤號。偶爾遣興之作,頗不足觀。先生若愛看詩句,前時在此,有同撫臺、藩臺及諸位當事,在湖上唱和的一卷詩,取來請教?!北隳贸鲆粋€手卷來。馬二先生放開一看,都是各當事的親筆。一遞一首,都是七言律詩,詠的西湖上的景,圖書新鮮。著實贊了一回,收遞過去。捧上飯來:一大盤稀爛的羊肉、一盤糟鴨、一大碗火腿蝦圓雜燴、又是一碗清湯。雖是便飯,卻也這般熱鬧。馬二先生腹中尚飽,因不好辜負了仙人的意思,又盡力的吃了一餐。撤下家伙去。古

      洪憨仙道:“先生久享大名,書坊敦請不歇,今日因甚閑暇,到這祠里來求簽?”馬二先生道:“不瞞老先生說,晚學今年在嘉興,選了一部文章,送了幾十金,卻為一個朋友的事,墊用去了。如今來到此處,雖住在書坊里,卻沒有甚么文章選。寓處盤費已盡,心里納悶,出來閑走走。要在這仙祠里求個簽,問問可有發財機會?誰想遇著老先生,已經說破晚生心事,這簽也不必求了?!焙楹┫傻溃骸鞍l財也不難,但大財須緩一步。目今權且發個小財,好么?”馬二先生道:“只要發財,那論大??!只不知老先生是甚么道理?”洪憨仙沉吟了一會,說道:“也罷,我如今將些須物件送與先生,你拿到下處去試一試。如果有效驗,再來問我取討。如不相干,別作商議?!币蜃哌M房內,床頭邊摸出一個包子來打開,里面有幾塊黑煤,遞與馬二先生道:“你將這東西拿到下處,燒起一爐火來,取個罐子,把他頓在上面,看成些甚么東西,再來和我說?!敝?/p>

      馬二先生接著,別了憨仙,回到下處。晚間,果然燒起一爐火來,把罐子頓上。那火支支的響了一陣,取罐傾了出來,竟是一錠細絲紋銀。馬二先生喜出望外,一連傾了六七罐,倒出六七錠大紋銀。馬二先生疑惑,不知可用得。當夜睡了。知

      次日清早,上街到錢店里去看。錢店都說是十足紋銀。隨即換了幾千錢,拿回下處來。馬二先生把錢收了,趕到洪憨仙下處來謝。憨仙已迎出門來道:“昨晚之事如何?”馬二先生道:“果是仙家妙用!”如此這般,告訴憨仙,傾出多少紋銀。憨仙道:“早哩!我這里還有些,先生再拿去試試!”又取出一個包子來,比前有三四倍,送與馬二先生。又留著吃過飯。古

      別了回來,馬二先生一連在下處住了六七日。每日燒爐、傾銀子,把那些黑煤都傾完了,上戥子一秤,足有八九十兩重。馬二先生歡喜無限,一包一包收在那里。知

      一日,憨仙來請說話,馬二先生走來,憨仙道,“先生,你是處州,我是臺州,相近,原要算桑里。今日有個客來拜我,我和你要認作中表弟兄,將來自有一番交際。斷不可誤!”馬二先生道:“請問,這位尊客是誰?”憨仙道:“便是這城里胡尚書家三公子,名縝,字密之。尚書公遺下宦囊不少。這位公子卻有錢癡,思量多多益善,受學我這燒銀之法。眼下可以拿出萬金來,以為爐火藥物之費。但此事須一居間之人。先生大名,他是知道的。況在書坊操選,是有蹤跡可尋的人,他更可以放心。如今相會過,訂了此事。到七七四十九日之后,成了‘銀母’。幾一切銅、錫之物,點著即成黃金,豈止數十百萬?我是用他不著。那時告別還山,先生得這‘銀母’,家道自此也可小康了?!惫?/p>

      馬二先生見他這般神術,有甚么不信?坐在下處,等了胡三公子來。三公子同憨仙施禮,便請問馬二先生:“貴鄉貴姓?”憨仙道:“這是舍弟,各書坊所貼,處州馬純上先生選《三科程墨》的便是?!焙痈娜菹嘟?,施禮坐下。三公子舉眼一看,見憨仙人物軒昂,行李華麗,四個長隨輪流獻茶,又有選家馬先生是至戚,歡喜放心之極,坐了一會,去了。次日,憨仙同馬二先生坐轎子回拜胡府。馬二先生又送了一部新選的墨卷。三公子留著談了半日,回到下處。頃刻,胡家管家來下請帖兩副:一副寫洪太爺,一副寫馬老爺。帖子上是:“明日湖亭一卮小集,候教。胡縝拜訂?!背痔苏f道:“家老爺拜上太爺:席設在西湖花港御書樓旁園子里,請太爺和馬老爺明日早些?!焙┫墒障绿?。齋

      次日,兩人坐轎來到花港。園門大開,胡三公子先在那里等候。兩席酒,一本戲,吃了一日。馬二先生坐在席上,想起:“前日獨自一個看著別人吃酒席,今日恰好人請我也在這里?!碑斚聵O豐盛的酒饌、點心,馬二先生用了一飽。胡三公子約定,三五日再請到家,寫立合同,央馬二先生居間。然后打掃家用花園,以為丹室。先兌出一萬銀子,托憨仙修制藥物,請到丹室內住下。三人說定,到晚席散。馬二先生坐轎竟回文翰樓。知

      一連四天,不見憨仙差人來請,便走去看他。一進了門,見那幾個長隨不勝慌張。問其所以,憨仙病倒了,癥候甚重。醫生說脈息不好,已是不肯下藥。馬二先生大驚,急上樓進房內去看,已是淹淹一息,頭也抬不起來。馬二先生心好,就在這里相伴,晚間也不回去。知

      挨過兩日多,那憨仙壽數已盡,斷氣身亡。那四個人慌了手腳,寓處擄一擄,只得四五件綢緞衣服,還當得幾兩銀子,其余一無所有。幾個箱子都是空的。這幾個人也并非長隨,是一個兒子、兩個侄兒、一個女婿,這時都說出來。馬二先生聽在肚里,替他著急。此時棺材也不夠買。馬二先生有良心,趕著下處去取了十兩銀子來,與他們料理。兒子守著哭泣,侄子上街買棺材。女婿無事,同馬二先生到間壁茶館里談談。齋

      馬二先生道:“你令岳是個活神仙,今年活了三百多歲,怎么忽然又死起來?”女婿道:“笑話!他老人家今年只得六十六歲,那里有甚么三百歲?想著他老人家,也就是個不守本分,慣弄玄虛。尋了錢,又混用掉了,而今落得這一個收場。不瞞老先生說,我們都是買賣人,丟著生意同他做這虛頭事。他而今直腳去了,累我們討飯回鄉,那里說起!”馬二先生道:“他老人家床頭間,有那一包一包的‘黑煤’,燒起爐來,一傾就是紋銀?!迸龅溃骸澳抢锸巧趺础诿骸?!那就是銀子,用煤煤黑了的。一下了爐,銀子本色就現出來了。那原是個做出來哄人的,用完了那些,就沒的用了?!瘪R二先生道:“還有一說,他若不是神仙,怎的在丁仙祠見我的時候,并不曾認得我,就知我姓馬?”女婿道:“你又差了。他那日在片石居扶乩出來,看見你坐在書店看書。書店問你尊姓,你說:‘我就是書面上馬甚么?!犃酥赖?。世間那里來的神仙!”古

      馬二先生恍然大悟:“他原來結交我,是要借我騙胡三公子。幸得胡家時運高,不得上算?!庇窒氲溃骸八澵摿宋疑趺??我到底該感激他?!碑斚禄貋?,候著他裝殮,算還廟里房錢,叫腳子抬到清波門外厝著。馬二先生備個牲醴、紙錢,送到厝所,看著用磚砌好了。剩的銀子,那四個人做盤程,謝別去了。古

      馬二先生送殯回來,依舊到城隍山吃茶。忽見茶室旁邊添了一張小桌子,一個少年坐著拆字。那少年雖則瘦小,卻還有些精神。卻又古怪:面前擺著字盤筆硯,手里卻拿著一本書看。馬二先生心里詫異,假作要拆字,走近前一看,原來就是他新選的《三科程墨持運》。馬二先生竟走到桌旁板凳上坐下。那少年丟下文章,問道:“是要拆字的?”馬二先生道:“我走倒了,借此坐坐。那少年道:“請坐!我去取茶來。即向茶室里開了一碗茶,送在馬二先生跟前,陪著坐下。馬二先生見他乖覺,問道:“長兄,你貴姓?可就是這本城人?那少年又看見他戴著方巾,知道是學里朋友,便道:“晚生姓匡,不是本城人。晚生在溫州府樂清縣住?!瘪R二先生見他戴頂破帽,身穿一件單布衣服、甚是藍縷,因說道:“長兄,你離家數百里來省做這件道路,這事是尋不出大錢來的,連糊口也不足。你今年多少尊庚?家下可有父母妻子?我看你這般勤學,想也是個讀書人。那少年道:“晚生今年二十二歲,還不曾娶過妻子。家里父母俱存。自小也上過幾年學,因是家寒無力,讀不成了。去年跟著一個賣柴的客人來省城,在柴行里記帳。不想客人消折了本錢,不得回家,我就流落在此。前日一個家鄉人來,說我父親在家有病。于今不知個存亡,是這般苦楚?!闭f著,那眼淚如豆子大掉了下來。馬二先生著實惻然,說道:“你且不要傷心!你尊諱尊字是甚么?”那少年收淚道:“晚生叫匡迥,號超人。還不曾請問先生仙鄉貴姓?!瘪R二先生道:“這不必問。你方才看的文章,封面上‘馬純上’就是我了?!笨锍寺犃诉@話,慌忙作揖,磕下頭去。說道:“晚生真乃‘有眼不識泰山’!”馬二先生忙還了禮,說道:“快不要如此!我和你萍水相逢,斯文骨肉。這拆字到晚也有限了,長兄何不收了,同我到下處談談?”匡超人道:“這個最好。先生請坐,等我把東西收了?!碑斚聦⒐P硯紙盤收了,做一包背著,同桌案寄在對門廟里,跟馬二先生到文瀚樓。知

      馬二先生到文瀚樓,開了房門坐下。馬二先生問道:“長兄,你此時心里,可還想著讀書上進?還想著家去看看尊公么?”匡超人見問這話,又落下淚來,道:“先生,我現今衣食缺少,還拿甚么本錢想讀書上進?這是不能的了。只是父親在家患病,我為人子的,不能回去奉侍,禽獸也不如!所以,幾回自心里恨極,不如早尋一個死處!”馬二先生勸道:“快不要如此!只你一點孝思,就是天地也感格的動了。你且坐下,我收拾飯與你吃?!碑斚铝羲粤送盹?,又問道:“比如長兄你如今要回家去,須得多少盤程?”匡超人道:“先生,我那里還講多少?只這幾天水路搭船,到了旱路上,我難道還想坐山轎不成?背了行李走,就是飯食少兩餐也罷。我只要到父親跟前,死也暝目!”馬二先生道:“這也使得。你今晚且在我這里住一夜,慢慢商量?!钡酵?,馬二先生又問道:“你當時讀過幾年書?文章可曾成過篇?”匡超人道:“成過篇的?!瘪R二先生笑著,向他說:“我如今大膽出個題目,你做一篇,我看看你筆下可望得進學?這個使得么?”匡超人道:“正要請教先生。只是不通,先生休笑!”馬二先生道:“說那里話!我出一題,你明日做?!闭f罷,出了題,送他在那邊睡。齋

      次日,馬二先生才起來,他文章已是停停當當送了過來。馬二先生喜道:“又勤學,又敏捷,可敬!可敬!”把那文章看了一遍,道:“文章才氣是有,只是理法欠些?!睂⑽恼掳丛谧郎?,拿筆點著,從頭至尾,講了許多虛實、反正、吞吐、含蓄之法與他。他作揖謝了要去。馬二先生道:“休慌!你在此終不是個長策,我送你盤費回去?!笨锍说溃骸叭裘少Y助,只借出一兩銀子就好了?!瘪R二先生道:“不然,你這一到家,也要些須有個本錢奉養父母,才得有功夫讀書。我這里竟拿十兩銀子與你。你回去做些生意,請醫生看你尊翁的病?!碑斚麻_箱子,取出十兩一封銀子,又尋了一件舊棉襖、一雙鞋,都遞與他,道:“這銀子,你拿家去;這鞋和衣服,恐怕路上冷,早晚穿穿?!敝?/p>

      匡超人接了衣裳、銀子,兩淚交流道:“蒙先生這般相愛,我匡迥何以為報?君欲拜為盟兄,將來諸事,還要照顧。只是大膽,不知長兄可肯容納?”馬二先生大喜,當下受了他兩拜,又同他拜了兩拜,結為兄弟。留他在樓上,收拾菜蔬替他餞行。吃著,向他說道:“賢弟,你聽我說,你如今回去奉事父母,總以文章舉業為主。人生世上,除了這事,就沒有第二件可以出頭。不要說算命、拆字是下等,就是教館、作幕,都不是個了局。只是有本事進了學,中了舉人、進士,即刻就榮宗耀祖。這就是《孝經》上所說的‘顯親揚名’,才是大孝,自身也不得受苦。古語道得好:‘書中自有黃金屋,書中自有千鐘粟,書中自有顏如玉?!裆趺词菚??就是我們的文章選本了。賢弟,你回去奉養父母,總以做舉業為主。就是生意不好,奉養不周,也不必介意,總以做文章為主。那害病的父親睡在床上,沒有東西吃,果然聽見你念文章的聲氣,他心花開了,分明難過也好過,分明那里疼也不疼了。這便是曾子的‘養志’。假如時運不好,終身不得中舉,一個廩生是掙的來的。到后來做任教官,也替父母請一道封誥。我是百無一能,年紀又大了。賢弟,你少年英敏,可細聽愚兄之言,圖個日后宦途相見?!闭f罷,又到自己書架上,細細檢了幾部文章,塞在他棉襖里卷著。說道:“這都是好的,你拿去讀下?!笨锍艘酪啦簧?,又急于要家去看父親,只得灑淚告辭。馬二先生攜著手,同他到城隍山舊下處,取了鋪蓋,又送他出清波門,一直送到江船上??粗狭舜?,馬二先生辭別,進城去了。古

      匡超人過了錢塘江,要搭溫州的船??匆娨恢淮咧?,他就問:“可帶人?”船家道:“我們是撫院大人差上鄭老爹的船,不帶人的?!笨锍吮持欣钫?,船窗里一個白須老者道:“駕長,單身客人,帶著也罷了!添著你買酒吃?!贝业溃骸凹热焕系愿?,客人你上來罷!”把船撐到岸邊,讓他下了船??锍朔畔滦欣?,向老爹作了揖??匆娕摾锶齻€人:中間鄭老爹坐著,他兒子坐在旁邊,這邊坐著一個外府的客人。鄭老爹還了禮,叫他坐下??锍藶槿斯郧?,在船上不拿強拿,不動強動,一口一聲只叫“老爹”。那鄭老爹甚是歡喜,有飯叫他同吃。飯后行船無事,鄭老爹說起:“而今人情澆薄,讀書的人都不孝父母。這溫州姓張的弟兄三個,都是秀才,兩個疑惑老子把家私偏了小兒子,在家打吵。吵的父親急了,出首到官。他兩弟兄在府、縣都用了錢,倒替他父親做了假哀憐的呈子,把這事銷了案。虧得學里一位老師爺持正不依,詳了我們大人衙門。大人準了,差了我到溫州提這一干人犯去。那客人道:“這一提了來審實,府、縣的老爺不都有礙?”鄭老爹道:“審出真情,一總都是要參的!”匡超人聽見這話,自心里嘆息:“有錢的,不孝父母;像我這窮人,要孝父母又不能。真乃不平之事!”過了兩日,上岸起旱,謝了鄭老爹。鄭老爹飯錢一個也不問他要,他又謝了。一路曉行夜宿,來到自己村莊,望見家門。只因這一番,有分教:敦倫修行,終受當事之知,實至名歸,反作終身之玷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     關鍵詞:儒林外史

      用戶評論
      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      國學經典推薦

      儒林外史·第十五回 葬神仙馬秀才送喪 思父母匡童生盡孝

      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      Copyright ? 2016-2021 www.5k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      皖ICP備16011003號-2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      老色鬼久久亚洲AV综合

      <address id="xhhj5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xhhj5"><nobr id="xhhj5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"xhhj5"><span id="xhhj5"><th id="xhhj5"></th></span></span><noframes id="xhhj5"><form id="xhhj5"></form>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xhhj5"></form>

          <em id="xhhj5"></em>